<acronym id="knyaw"></acronym>
      1. 欢迎访问唐山实验学校官方网站!联系电话:0315-3711861
        首页 > 书香校园

        星夜张弘霖

        “微微风簇浪,散作满天星”。沉静的夜晚,风波徐徐吹动河面,犹如星辰散落下来。古人常用星斗占卜命运,漫天的星斗,不知将与谁联系在一起。


        冀州的天氏家族,是当地有名望的家族,财力丰厚,在当地有很强的影响力。天昭、天明是家族的嫡系子孙,也是最有可能继承家族财产的后代。但是天明作为弟弟,地位一直被哥哥天昭的光环压着,觉得自己一直是“怀才不遇”,再加上自己因为上学的原因,人前人后都只能隐忍。

        一天半夜,天明恍恍惚惚地起床,打算去方便一下,但是无意之间看到了财务账单放在了桌子上,里面夹着一张小纸条,上面写着“我死之后,将我的全部财产转移给我的大儿子天昭。”天明看到着张纸条,顿觉如雷击一般,随后流下铝了点点泪水。因为这意味着这父母亡故之后,他将一无所有。正如阿加莎.克里斯蒂这《无尽长夜》中写到到那样:朝朝复夜夜,有些生而甜蜜欢畅,有些人啊,生而此夜绵绵……


        天明的父亲似乎发现铝纸条上的泪痕,最终将寒假中的天明赶到铝天昭的家里。天明是什么感觉呢,恐怕只有“云横秦岭家何在,雪拥蓝关马不前”能绘其感觉吧。

        天明带着行李来到了天昭家,令人诡异的是天昭总是一脸欣喜地欢迎着自己。天明真的想打他,但理性战胜了情绪。嫂子似乎发现了天明的愠怒,斥责天明道:你个直男,就这么让弟弟站在门口吗?并赶紧将天明迎了进来。

        傍晚,吃完晚饭各回各屋,天明听起了戏,仿佛那是他在这个家庭唯一的寄托,屋内不断想起“我好比哀哀长空雁,我好比龙游在浅滩……”。嫂子听见声响前去安慰他:“弟,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这么伤心,但是日子总得过去不是……”。
        听完,天明望向窗外的黑夜,慨叹良久。


        时间如齿轮一样,终于要转到庚子这个年号了,如同历代谶讳之言一般,中国甚至世界,又受到了沉重的打击。
        新冠病毒四起,武汉被迫封城。仿佛中国又卷入铝一场战争,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。

        天明被彻底困在了哥哥家,他不想面对这个让自己嫉妒 的人,而来他还是对疫情有着莫名的恐惧。

        在这几天的被困期,天昭总是早出晚归,有特权的人总有特权。天明每天从手机网络上看世界,了解外面的信息,直到天明看到一条武汉招募志愿者的信息。人云“自古燕赵多慷慨悲歌之士”,天明自己虽受不公,但是看到国家、同胞有难,岂有袖手旁观治理。于是毅然报名订购票程,置身前往武汉。

        天明买了张夜票,临走前他留下了一张便条“兄嫂台鉴,观此条时,弟身已在武汉,勿念!”

        天明到了武汉,走进了志愿者队伍,忽然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喊他:“哎,弟弟,你怎么在这儿?”
        天明回头一看,不是别人,正是自己的哥哥天昭。天明及其惊诧,两眼直勾勾地看着天昭,也不知道说什么,好像被木化了,像树一样立在那儿。

        天明有些磕巴的应到:“志……志愿者”。

        “你快回去吧,这儿很苦的,我怕你受不了。”天昭说道。
        天明有些激动地说:“回去,不可能。为国效力,哪有因疲累而退缩的道理。”

        “好哇,那我们兄弟齐心,为国效力。”天昭把手搭在了天明的肩上,提那名顿时觉得自己被融化,感觉自己的哥哥似乎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卑劣。


        进入了队伍,天明主要负责的工作就是为医院盘点物资,有时会搬运一些货品,也许是负责人觉得他年龄小,没有给他拨较重的活儿。相反天昭,每天除了为医院帮忙运必要食物之外,有时还得帮助雷神山、火神山医院进行施工,晚上还要班主当地记者整理资料。

        日子一天天过去,天明正盘点物资,有人告诉他:“你节哀吧,你父亲他……过世了。”天明有点想哭,虽然父亲对他并不公平,但逝者为大,总要尽一些哀恩。

        律师一会儿又找到天昭,让他办理继承遗产的手续,天昭从工地跑来,擦了擦汗问律师:‘我能立一道遗嘱吗?”


        又过了一个星期,天明又接到了报丧,说天昭快不行了,希望他快去看看自己哥哥。天明的心里咯噔一下,不会哥哥染上新冠肺炎了吧?可是想什么都没用,赶紧跑去看哥哥是主要的。

        医生说天昭并不是新冠,而是过度劳累引起的极度衰弱。看着全身插满仪器的哥哥,天明的眼泪如黄河决堤一般,因为此时哥哥已不是原来他以为的哥哥,而是一个不顾己身,忧国忧民的大丈夫,大英雄!

        夜晚,昏迷的天昭醒来,天明看到,赶紧去叫医生,被天昭拦下。天昭握着天明的手说:“明,我时日不多,恐怕没几天就去那边找父亲了,你留在世上,万不可再耍性子,要不我也护不了你了,还有...我床头上的盒子,那是最后一点儿心意,算是我的补偿。”说完,手的力道突然松开,心电图也只剩一道笔直的直线。天明终于受不住,付床大哭。

        天明打开了盒子,发现天昭将所有的遗产给了自己,律师问他如何分布,天明将25%分给了嫂子,剩余75%捐给了国家,用于医疗卫生事业的研究。


        过了几个月,天明去给哥哥上坟,将自己医学院的录取通知书放在了天昭的坟上,这是他抬头仰望“春山烟欲收,天淡星稀小。”太阳逐渐东升,天上只剩两三点星。

        天明走在笔直的小道,头顶淡淡的星辰,阳光逐渐洗礼他,一直通向那座百废待兴的城市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日本精品视频在线视频首页
          <acronym id="knyaw"></acronym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