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acronym id="knyaw"></acronym>
      1. 欢迎访问唐山实验学校官方网站!联系电话:0315-3711861
        首页 > 书香校园

        黄帝东巡,白澤一见唐山实验学校     班级:高二六班     姓名:林赛卡斯丹     指导教师:王国学

        万物诞生总是有意义的。神明为了回应人们的期待,以信仰为源,在世界刚刚形成时便早早地诞生于世,在无穷的时光中等待自己的宿命。

        “似乎大家都是为谁而生的,那我呢?”身居天庭的白澤轻轻叹了口气。他是最早诞生的一批灵兽,命格中被定为祥瑞的化身。可他既不掌管财运亦或握有武权,有的也不过是个除邪弊害,佑人平安健康的这个看似每个神明都或多或少拥有的能力。为寻求他的宿命,世界初形时,他漫步于山川,奔走于河谷,通晓万物事理,之后万物生灵开始活跃,白澤看着他们成长,教导了许多妖兽,一时还得了个万妖之首的名号。万古如夜总是寂寥,终于等到人类降世,神兽们被下令寻找贤德之人,辅其为君,从此建城邦,立帝国,以开神州之地,启中华之源。

        “谁会期盼我这个不能带来财运的神兽呢。”看到身边的好友纷纷寻到自己的命定之人,白澤也只能慨叹,“人生自有命数,若有缘终会事成,天机不可算尽,想是未到时候。”上古之时有大椿者,以八千岁为春,八千岁为秋,白澤的春秋转变得太慢,一双手掂量过太多生死,那些年的意气风发早已被消磨的所剩无几。通透的神明安慰着自己,在天庭边缘寻了块地,种下桃花,取名为桃源乡,后又开了个药铺,取名为极乐满月,以药剂师的身份隐于这片桃源中。

        “我说你也常下界走走,天帝那边可是催的紧了。下界的争战已经开始,你总要选出个人选的。”“……那些想借神力来获取财权的人,我又怎会直接将吉兆予他。命定由天,不可乱来,再说吧。”极乐满月飘出阵阵茶香,白澤看着好友朱雀一大早就来说教自己,也只能胡扯几句,推去杯茶敷衍了事。“他倒是说得轻松。”白澤看着窗外,一片祥和之景,人间的纷扰可乱不了天庭。药居没什么客人,在赶走了喋喋不休的老友后,白澤想了想,也还是换了身行装,掩上了门。“全当是出门散心了。”他这么想着。

        白澤没有选择以真身显世,而是以人形漫步于桓山。他细细地看着山林,正欲采几株草药,“别碰那个!”林野中现出一个身影,一位穿着破旧但干净整洁的少年喊道。少年面带富贵福相,身后背个草筐,随着他的步子一颠一颠地,筐内尽是细心分好的草药。“这可是有毒的。”少年捧起白澤的手,细细打量着他被毒素激红的指尖,转身从草筐内挑些草药,将其捣碎敷在白澤手上。白澤有些错愕,他自然知道那草药有毒,不过是手采药效最佳,小伤也会因神力快速愈合,但是当少年捧起他的手时,白澤没有挪开。

        “真是劳烦了,看你草药分得精细,你是药师?”那少年见白澤面色温润又足具亲和力,实属不像奸诈之人,便也放下戒心,打开了话匣子。“算不上,我是个新兵,这如今战事频频,兄弟们都受了伤。我没什么大碍便长跟着寨里的医师来采草药。做的多了,便也能分得清了……哎,我定要结束这战争的!”白澤看着少年眼里有着坚毅的光采,感到惊奇,向下追问:“你想要封国建邦?”“是。”“可曾听闻瑞兽降世辅贤为君一事?”“自然。”“那你呢?你期许什么式的?朱雀,亦或青龙?他们会为你带来财运,带来军权。你将成为万人之上的君王,荣华富贵都于你一身。”少年摇摇头,”那便让人惶恐了,我也不过是想求个百姓安乐,国泰民安罢了。若有神明能祈个福运,那便感激不尽了。”“这样啊……”听了这番答话,白澤望着山那边的东海,陷入沉思。

        “时候不早了,我便先走了。注意手上的伤口,细心养着,三日便能好成。”少年起身,怕了拍身上的土,临走前又问了一句:“在下有熊氏,不知能否闻先生姓名?”白澤愣了愣。世人皆尊他为白澤,只因他是瑞兽白澤,想是他自己也不曾想过,若离了这身份,自己又当是谁。白澤抚了抚自己的指尖,估计着药下的伤口早已痊愈了,嘴角流出一丝笑意,良久答道“白澤。姓白名澤。你当是个好君王……那便在此别过,祝君武运昌隆。”话语间,清风起伏,众雀振翅飞出,少年再一睁眼,已然回到了自己的部落,恍惚间,只依稀记得自己曾遇到过一位白衣少年,可细细回想,那身影已如水中月镜中花,似大梦一场,面容也愈发模糊了。

        极乐满月的大门不开也有了那么几日。桃源乡的居民们看着越发繁盛的桃花,纷纷议论不知是何事让那位白澤大人来了兴趣。白泽捻了个隐身诀,他已下界多日,全都是为那少年。那少年的确贤德兼备,神明的祝福更是让他前途顺遂。似乎一切都是那么顺利,白泽便也安下心,不再多心人间世,隐回自己的药居。

        ……

        桃源乡下雨了。雨水很急,几株新生的桃花被浇落在地,白泽做了个梦。

        白澤有九目,双眼之上的额部有一金瞳,其身侧也各有三只,可得天意,知过去,晓未来,其梦多有预言之意。千年来,白澤上一次做梦还是人类即将诞生之时,这次的梦境怕是也预兆着什么大事,梦中尸横遍野的画面着实令人不安。白澤匆忙到人间,空气中掺杂着妖气。时下三大部落正相互制约,其中便有那少年统领的一支,世人都尊他为黄帝。北方蛮族——九黎不知为何如此强大,黄帝不得不同神农氏结为联盟,共抗蚩尤。

        “怕是另有隐情。”白澤在心里猜测。“想来这便是我的宿命吧,劫难于此,总要过的。今故人有难,理应帮扶一把。还望上天宽恕,为我指点迷津。”

        四季如春的桃源乡一连下了几日暴雨,后又有零丁白雪飘落,桃树枯死大半。极乐满月内,炉上正用细火煎煮着新雪,银制的炉子被火催出一片暗红,雪融化的声音如同雨中春竹生长,被火慢慢地烤成一汪翻腾的春水。在这期间白泽开了天目,知道了九黎族和众妖立下契约一事,准备一举攻下人间。白泽坐在那里用蒲扇扇着炉火,水烟丝丝缕缕地牵出一片易散的山水画。看着桌上细心记于锦帛的众妖共万一千五有二十种,连带着他眉眼的一尾红,都变得隔山隔水不可捉摸。屋外寒风呼啸,白泽拢紧身上的斗篷:“入冬了,的确有些冷了……”

        战争开始了,蚩尤氏有了妖物助力,兵力大增。九黎军步步逼近,炎黄军节节败退,伤亡惨重,局势似乎已成定局。大地被黑暗笼罩,风伯雨师招来漫天风雨,妖物吹来弥漫黑雾,遂使生灵涂炭。却在这时,乌云汹涌的天空此时被一束金光洞开,有物从天而降。有一兽携云雾,踏清风,身侧有仙鹤相随。其形状如羊,额有金瞳,背有六角,侧有三目,其尾如祥云,飘逸蓬勃,额角长且温润,似琥珀光澤,声如鹿鸣,响彻天际,通体雪白,偶蹄踏风,降于黄帝身侧,这便是神兽白澤。一时间,战况反转,万妖之首的灵气驱散了大半妖兽,天女旱魃也降世相助。白澤辟邪消灾的能力滋养了士兵,炎黄军顿时精神焕发,士气大增,而敌方却被妖气扰了心志,军兵溃散。

        战争终是胜利了,姬轩辕长叹一口气,奔涉多年这一切如今才算了结。黄帝转身正欲寻那神兽踪迹,却发现自己身居一片桃源,远处缓缓现一身影,少年时尘封的记忆突然清晰,那张梦中模糊的脸面终于显露真容。多年之后,他们终于再次相见了。

        “我这次来已是坏了规矩,不易在此停留过久。妖物虽已被驱逐,但仍有残余滞留人间。这锦帛,你仔细拿好,上面是人间凡万一千五百二十种妖兽的详细情况,拿在身侧,便能辟邪消灾。我掌控不了什么财权,若你只是求个平安,我也能帮上几分。只怕此去再难相见,之后你便安心做个好君主,也算是了我心愿,举头三尺有神明,我会与你同在。”

        ……

        后记:白泽因私窥天意,被降神职,却因辅佐黄帝为贤君,被尊为使人逢凶化吉的瑞兽,也为民间留下了当有明君治世,白澤会降于君侧,佐其为王的佳话。而白泽交付的锦帛被黄帝命为《白泽精怪图》并命人传抄,传于民间。百姓将其垫于枕下便可避邪祟,保安康,一时广为流传……

        史书载:“黄帝东巡,白澤一见,避怪除害,靡所不偏。”

        极乐满月的医师轻轻念过这句话,无奈笑笑。窗外的桃树大多已经吐芽抽枝。

        又是一年春来到。

        日本精品视频在线视频首页
          <acronym id="knyaw"></acronym>